• 周二. 9月 27th, 2022

米乐m6平台登录 – 去米乐M6唯一官网,靠得住!

♠《米乐M6》为您提供竞彩足球投注技巧,竞彩入门知识,竞彩指导等资讯内容,方便彩民浏览、投注参考。

天山雪豹自述付费直播背后的艰辛中国足球难题依然无解

中国足球低谷之际,活下来已经成为各大俱乐部最紧要的挑战,不论是中超还是中甲,诸多俱乐部都几度停运,徘徊在生死边缘,俱乐部欠薪情况变得既棘手又普遍,不欠薪的俱乐部也都因为高额运营费用和低回报,对继续投资足球失去了信心,有关中国足球的问题,似乎成了一道无解的难题,只是球迷们寄予在中国足球身上的希望还依然火热。

6月7日,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官方发文称,俱乐部已拿下球队2022赛季全部34场中甲比赛的网络独家转播权,将通过新疆天山雪豹官方视频号(汉语)及胜利者体育官方直播平台(尔语),对比赛进行双语直播,新疆电视台丝路视听小程序上也会进行直播。

进入直播间后可免费试看3分钟,3分钟之后需支付40个微信豆,也就是4元钱继续观看比赛直播,付费后还可进行回看。在直播过程中,球迷可随时和主持人互动,能够打赏,一些新疆球迷熟悉的名嘴将为球迷们解说中甲比赛,此外他们还会邀请一些教练以及球员担任解说嘉宾。

这是天山雪豹首次尝试付费直播,在中国足球职业化史上也是开创先河的。尽管此举更多是迫于俱乐部现阶段的运营困局与投资企业经济状况欠佳所带来的压力,实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对于此次事件,【互联网+体育】记者采访到了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副总经理张福军,对方感叹,从足球频道手中拿回自己球队本赛季所有比赛的直播版权,整个过程非常不易。

张福军告诉【互联网+体育】:“我们早在上赛季尾声阶段,联赛原直播版权方将比赛直播改为付费观看后,就萌生出拿回球队赛事直播权的想法,我们当时也在中甲俱乐部商务会议上提出过这方面的计划。但由于我们的计划并不十分完善,且赛事已接近收官,所以就未能得到肯定答复,倒是当时在场的个别其他俱乐部的领导给予了我们一定的响应。”

据了解,从中甲官方确定新赛季直播版权归属到新疆俱乐部官宣拿回球队34场比赛转播权的这段时间里,中甲新赛季版权所有方足球频道曾向天山雪豹提出过,希望将中甲全年306场比赛的直播工作全数交由新疆俱乐部负责。然而,转播比赛这样对团队专业要求极高,且耗时耗力、烧钱烧成本的事,对于一家本就运营困难的俱乐部来讲,实在难堪重任。

但经俱乐部的不懈努力,以及多次与足球频道方面的沟通协商,终是得到了对方的支持与肯定,俱乐部也在联赛开始前不久,以相对合理的价格拿下了新赛季球队全部34场比赛的直播权。

初次尝试俱乐部自运营赛事直播服务,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选择采用付费点播的形式。即,俱乐部在自己官方微信视频号上,面向所有球迷提供4元/场的单场点播。

而在单场点播之外,俱乐部还针对尔语直播,分别提供了首阶段赛事的观赛套餐与全年34 场的赛季套餐。前者价格为18元,后者价格为68元,套餐都可通过胜利者体育的雪豹超级VIP频道进行购买。全赛季套餐折算起来,更是拥有超值的五折优惠(4元×34场÷2)。

但由于运营成本的压力,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尚未配备自有的直播运营团队。因此,目前球队每场比赛的信号制作传输与运营服务,都主要是由新疆电视台负责。

本次试水赛事自销直播,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讲,这更像是一次”众筹“。不过令俱乐部感到欣慰的是,在中甲第一轮的直播工作中,自销直播得到了球迷的充分肯定。而对于球迷来讲,这种立足于俱乐部自有阵地而非第三方平台的直播服务,更能让他们充满归属感。

张福军还向【互联网+体育】表示:“这次做版权回购、付费直播,是我们深思熟虑后的一次大胆尝试。这么做也是我们在目前形势下,唯一能给到自己赞助商回报、球迷回馈的形式,也可以将俱乐部的价值和文化传递出去。目前我们不能准确预估它最后究竟能为我们带来多少收益,甚至无法确定能否填补成本。不过,无论如何唯一的办法还是值得一试,希望最后能成功。“

受国内疫情再次爆发的影响,今年联赛仍然采取分阶段、分组赛会制的模式办赛。首阶段比赛,18支球队分至唐山、南京、大连三个赛区展开捉对角逐。除南京赛区的南京城市属于真正意义的坐镇主场外,其余17支球队均是远赴”客场“作战,并且他们又将再一次面临长时间的封闭生活。

对于各俱乐部而言,封闭的赛区生活意味着更多的日常开销、零门票收入、自家赞助商权益无法保证等诸多问题。

作为新疆唯一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天山雪豹承载着当地球迷的全部寄望,在当前面临生存挑战之际,努力活下来是头等大事。

由于实力有所欠缺,天山雪豹在过去的四个赛季中遭遇三次降级,但每次都因为其他球队解散而替补回中甲,从而被球迷戏称为中甲“不死鸟”。

勉强跻身中甲可谓幸运,但不幸的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新疆天山雪豹背后的投资人乌鲁木齐君泰集团已经无力支撑俱乐部的高额投入。

自去年这支俱乐部经历了第三次降级后,君泰集团就考虑过退出职业联赛,专心做青训,虽然这一想法到今天还没真正落实,但对于是否继续投资俱乐部这件事已经在集团内部被打上了大大的问号,毕竟天山雪豹每年3000万左右的运营费用,这两年大部分都是靠集团公司贷款来支撑的,这显然是个伤财赔本的生意。

整个俱乐部的生存压力必须要面对,张福军告诉【互联网+体育】,从2020年起,俱乐部账本上的收入几乎为零,疫情前的赞助商也纷纷退出,目前俱乐部仅有一些像饮用水这样的赞助商。而往常赖以维持的门票收入也因近几年赛事改为赛会制,被无情抹去,“球队现在几乎没有额外的收入来源。虽然我们一直在控制成本,但光省钱是肯定不够的。当成本远远超过收入时,我们不得不展开自救。”

自2021年起,君泰集团和天山雪豹就多次向新疆体育局提出请求,希望上级部门能协助俱乐部进行股权多元化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希望新疆其他的国企及有实力的民营企业都能入股俱乐部,但至今未果。

为了能活下去,天山雪豹今年也再一次压缩了预算,进行了全员降薪。但就算降薪,新赛季开始球队进入赛区比赛,日常的诸多费用也是需要各俱乐部自行承担,这让本就入不敷出的天山雪豹,遇上了更大的运营瓶颈,因此俱乐部也一直在寻求新的出路。

当然,不只是天山雪豹面临这样的生存难题,几乎整个中甲现在都处在风雨飘摇中,并且出现了“活下来就能保级”的奇葩现象。

自陈戌源上任以来,中甲已有9支俱乐部解散,在升降级制度外额外递补了12支球队。2020年,中甲的辽足、上海申鑫、四川隆发和广东华南虎就已经解散退出;2021年,又有泰州远大、北京人和、内蒙古中优相继宣布退出;2022年则是贵州恒丰、青岛黄海宣布解散。

在这种情况下,中甲联赛平均每年都要递补4支球队,上哪儿找这么多支合格的球队都很成问题,就更不强求踢出什么样的水平了,所以即使所有比赛全部输球,只要俱乐部不解散,也可以成功保级。

比中超更尴尬的一点在于,中甲在国人心目中的存在感并不高,中甲赛事对于非本地球迷来说似乎也可有可无,关注度对于俱乐部而言,算得上是生存的筹码,但这个筹码,从一开始中甲就没分到多少。

外界对中甲的忽视体现在方方面面。例如今年中甲联赛出现了转播权迟迟未能敲定的情况。直到5月中旬,中甲官方才正式对外宣布,内蒙古广电网络资讯传播有限公司(FTV足球频道)将对新赛季中甲联赛的公用信号进行制作。这一决定也意味着,曾握有2020和2021两个赛季中甲联赛转播权的“中国体育”和“咪咕体育”,将不再对今年的中甲比赛进行直播,而球迷收看中甲联赛的渠道也已经紧缩至足球频道及相关APP和小程序之中。

而中甲联赛直播版权易主,近五年内已经出现了二次,足球频道也是继昌荣体育、中国体育、雷速体育之后,短期内中甲联赛官方更换的第四家信号制作方与转播商。

反复易主,捆绑销售,不论是资本还是观众,对中甲的兴趣不大,这导致中甲各大俱乐部普遍面临“收入来源单一,造血能力弱”的生存危机。而联赛能给到各俱乐部的支持也并不高,在直播版权这一块,往年中甲能给到各支俱乐部手里的分红也仅有十几万,面对每赛季俱乐部庞大的支出数字,这十几万俨然就像沧海一粟,并不足以填补球队的日常运营成本。

中国足球低谷之际,活下来已经成为各大俱乐部最紧要的挑战,不论是中超还是中甲,诸多俱乐部都几度停运,徘徊在生死边缘,俱乐部欠薪情况变得既棘手又普遍,不欠薪的俱乐部也都因为高额运营费用和低回报,对继续投资足球失去了信心,有关中国足球的问题,似乎成了一道无解的难题,只是球迷们寄予在中国足球身上的希望还依然火热。

一年7300%的赞助投入增幅,NBA第二大“金主爸爸”能否唤醒体育市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