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8月 13th, 2022

中超转会窗关闭标王仅400万欧本土球员遍地自由身

admin

7月 19, 2022

北京时间29日晚上十二点,2022赛季中超联赛冬季转会窗关闭。中超联赛限薪、限投大背景下,不出意外转会市场整体投入持续且进一步缩水——据德国转会市场网站统计,冬窗内援市场总交易量仅为182万欧元(约合1250万人民币),冬窗标王是升班马武汉三镇的外援斯坦丘,400万欧元的转会费也让成为近10年最便宜的外援标王。

2016赛季冬窗就是疯狂集大成体现——最初海港1800万欧元左右签下在广州效力的埃尔克森,但很快江苏队就花费2800万欧元签下在切尔西踢球的巴西中场拉米雷斯,广州队不甘示弱以4200万欧元让杰克逊·马丁内斯再度打破中场标王纪录,最后关窗前,江苏队花费5000万欧元签下了特谢拉,结束了这个无比疯狂的冬季转会窗。

而在2016冬窗前,海港5600万欧元签下了巴西前锋胡尔克,2017年冬窗,海港6000万欧元签下了巴西中场奥斯卡。

正是各家俱乐部这段时间对于外援军备竞赛的无限制扩充,最终让中国足协出台了内外援引援调节费。

之后几个赛季,中超冬窗转会标王费用开始有了明显下降,2021年冬窗深圳签约金特罗的费用为590万欧元,2020赛季海港前锋洛佩斯从全北现代加盟的转会费为550万欧元。

到了本赛季,斯坦丘的400万欧元转会费已经远远低于550万欧元的引援调节费,这个数字也仅仅比2012赛季巴西后腰罗申巴克转会大连阿尔滨的350万欧元略高而已,刷新了中超冬窗十年转会费最低纪录。

大多数球队签约外援的费用很低,山东泰山从葡超圣克拉拉俱乐部签下的高中锋克雷桑,据报道转会费为200万欧元;而海港从土超签下高中锋恩迪亚耶,土耳其媒体给出的费用有两个版本——120万欧元和250万欧元。两家中超顶级球队用于支付外援转会费的花费如此之低,由此可见如今转会市场的清淡。

本土球员转会方面,由于中国足协取消了过往内援5+3的名额限制(3名U21年龄段球员和5名不受限制年龄段球员),各队引援人数不受限制,因此冬窗有不少球队签约人数不少。据统计,本次冬窗期中超18家俱乐部共签下了96名内援。

中超升班马武汉三镇签下了12名内援,人员大换血的武汉长江和重庆两江竞技也分别签下了13名和12名内援。

内援人数最多的球队是上赛季为保级苦苦而战的津门虎,一口气签下了15名本土球员,巴顿正式加盟,从国安租借杨帆,还签下了田依浓、石炎、徐嘉敏等球员。

就连受到经济危机影响的广州队都签下了李扬和梁佩文两名年轻的本土球员,当然,也有三家球队没有任何新援入账,这其中广州城和河北队是根据俱乐部自身经济条件而做出的选择,上海申花原本已经和门将石笑天、中卫李松益达成协议,但由于国际足联下达了转会禁令,申花无法注册新球员,因此这两名球员最终只能分别加盟重庆和昆山。

相比过往中超内援身价虚高的情况,本赛季中超绝大多数内援都是自由身,这其中最大的因素依然是俱乐部的经济危机,像广州队就因为资金问题选择免费放走了至少7名高薪球员,相似的情况还发生在河北队身上,同时因为一些俱乐部长期存在欠薪情况,还有一些球员通过仲裁的方式取得了自由身资格。

一个可以参考但并不是完全准确的数据是,据德国转会市场网站统计,本次冬窗为数不多产生转会费用的两笔交易是,浙江队以500万人民币买下了南京城市的郑雪健,以及天津津门虎从北京国安花500万人民币租借费租借的杨帆。

刚刚打完十二强赛的国脚也成为冬窗转会的一大主力军,以广州队为首的部分俱乐部需要冬窗卖出高薪球员,这也成为国脚流入转会市场的主要原因。最终,广州队中的现役国脚,包括门将刘殿座,后防线邓涵文和高准翼打包签约中超升班马武汉三镇,和他一起加盟武汉三镇的还有前国脚何超。

广州队中另外两名国脚,后防线老将张琳芃选择和海港签约,中场廖力生加盟泰山,因为国脚徐新自由身签约海港,泰山最终选择签下了同样是国脚的廖力生补强中场。而李铁时代国家队的常客,河北队中场尹鸿博则是自由身签约中超新军梅州客家。

这样算下来,本次冬窗共有刘殿座、邓涵文、高准翼、张琳芃、廖力生、徐新和尹鸿博这7名国脚完成了转会。

同时还有两名国脚目前转会动向存疑,国家队队长之一蒿俊闵此前在微博上公开炮轰现东家武汉长江俱乐部,但本次冬窗他未能完成转会,预计需要等待夏窗蒿俊闵才能找到下家。

入籍球员蒋光太的去向也引人关注,此前有消息称广州队希望以4500万元的转会费甩卖蒋光太,但截止到冬窗关闭,尚没有中超俱乐部宣布和蒋光太签约,他的所有权暂时还属于广州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